I'm 赵一开/BlahGeek, a CS&T Student @ Tsinghua U.

Get in touch:   See more:

全栈工程师、极客和领导者

全栈工程师

当初写完《微计算机技术》的作业后特别激动,中二地发了条状态说(大意):用电烙铁修复了电路板,在FPGA上写了个CPU,在CPU上写了个监控程序(操作系统),在操作系统上写了网卡驱动,在网卡驱动上写了TCP协议,再在之上写了个简单的网页服务器,返回一个有CSS动画的HTML5页面…我是要成为全栈工程师的码农。

嗯,我是要成为全栈工程师的码农。我记得高中的时候我就有了类似的想法了,虽然那时候并不知道也并不准备成为一个码农。高中时住校,信息资源极其匮乏,学习之外少数几个娱乐项目之一便是一个月一期的《微型计算机 Geek》(似乎我的ID就是那时候因为这个起的?)虽然《Geek》算是《微型计算机》的增(附)刊,不过它跟计算机基本没有什么关系,其内容上至3M不是一个挖矿的公司,下至女性内衣类别介绍,杂乱而有趣。其实我一直没太明白这本杂志的定位,只是给我了一种朦胧的关于“Geek”的定义:各种方面的知识都知道一些,喜欢尝试新鲜事物,过有趣的生活的一群人。这也渐渐的成为了高中时代的我对自己之后的目标。

所以…总觉得和成为全栈工程师这件事情有着一些共同点吧?想要自己了解所有有趣的事情,自己尝试所有有趣的事情,想要控制一切。

去年作为创意大赛的半个负责人,办下来整个创意大赛之后,竟然突然有一种“一个人”办一个大型活动的冲动:不就是做海报,策划场地,请嘉宾一系列事情吗?有什么事我一个人做不了的?只不过之后没有下文就是了。

上周做毕设开题,一如我一贯的风格选题依然是做一个“系统”而非做research。熬夜做开题PPT的时候,越想越不对劲:我TMD做这些,有什么意义?

我TMD做这些,有什么意义?

全栈工程师,有什么价值?我写的CPU不是全班最快的,只不过照着教科书的思路实现了基本功能而已;我写的TCP协议不是完整的,估计连完整TCP协议栈的十分之一都不到;我写的CSS动画在前端狗看来简直就是一坨屎…我曾经享受于一个人糙快猛实现我觉得有趣的内容,即使是原理上已经被无数人验证过的事情,但我今天却不停地问自己:Who cares?

前些天突然想起杂志的事,上网搜了搜《Geek》,惊奇的发现并没有停刊而且似乎已经脱离《微型计算机》发展的更好了。于是在图书馆的免费读览天下中找了近几期翻了翻,却完全没有当初的感觉了。仔细看目录,刊物的质量和内容似乎也并没有变差,但是,这些内容好像都提不起自己的兴趣?

所以

昨天ppwwyyxx说科协在308搞了自动开门的系统,刷卡进入,远程控制,自动警报,巨牛逼。我说:哦。

我发现我的内心已经接受了这样一个观点:成为一个能够代替3个人的全栈工程师其实并没有意义,成为一个能够带领10/100/1000个人的团队完成远超一个全栈工程师的工作才是有意义的。大家似乎都觉得这是对的,我也相信这是对的。

我只是为自己又一次成为了曾经的自己不想成为的人而悲伤。